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擎天仙路 > 第五百五十九章 魔非魔

第五百五十九章 魔非魔

  此刻的花飞舞,满脑子都是爷爷的影子,她真的希望爷爷能够带着自己离开,即便日子可以称得上颠沛流离,但是有亲情在的地方永远都是最温馨的家。

  突然,地渊禁地的那一幕,出现在了她眼前历历在目,金丹被击碎的那一瞬间,花老者的身影也同时支离破碎,。

  滚烫的热泪,再一次湿润了她的双眼,然而眼前的镜像再次一变,叶小钗魔化的身影傲然而立。

  以结丹期的修为愤然反抗,不惧元婴期修士的威压,那惊世骇俗的一击,可称得上是常人所不能。

  三千红发乱飞扬,赤眼血瞳显魔威。

  为了不让妖魔脱困,反而是他舍身反抗,明明修为高过于他,却不愿出手相助。

  世人皆说魔无情,谁知人心更残忍。

  “是道非道,是魔非魔。爷爷这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小舞真的要拜一名魔修做师父吗?。”花飞舞曲膝抱臂,埋头哭泣,脑海中一遍一遍地问着。

  “你现在可以重新做一次决定,若是你不想跟着我这个魔头,我也不拦你大可自行离去,当日收徒之事也可以不做数。”这是叶小钗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别看我私底下天天叫他大坏人,其实他也不是很坏。”这是白虹对叶小钗的看法。

  “小舞。〉婪堑,魔非魔,善恶一切只在人心。”爷爷伸出手掌慈爱地顺了顺她的秀发。

  第二天清晨,叶小钗一觉醒来,顿觉神清气爽,仿佛这段时间以来的奔波劳累,通通都一扫而光,精神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

  他撤去石室门前的禁制,只见一道倩影跪于门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花飞舞。

  此女至从想通了之后,便一直在这里跪着等待。

  叶小钗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明白此女的决定,心中多少有些无奈,从此以后要多照顾一名女弟子,同时却也感受到了一丝丝欣慰。

  这个时候,白虹揉着眼睛,从对面的一间石室走了出来,她在朦胧之间,看到花飞舞跪在叶小钗的石室前,双眼顿时亮,小跑着凑了上去。

  “弟子花飞舞,拜见师父!”

  花飞舞面带坚定的神色,朝着叶小钗叩首一拜。

  “既然你已经作出了决定,那从此将不得反悔。我一生本不愿收徒,所以并未定下任何一条一例,今日破例将你收入门下,你也不必有何拘束,一切尽按惯例的尊师重道行径即可,你起来吧!”叶小钗点头笑了一笑,并且还说了这么一番话。

  对于为人师表,叶小钗也是头一回,最重要的是,若按照重生后的年龄开始算起,那他也只是比花飞舞大那么几岁而已,但若加上两世的年龄来看,那倒是前辈先人,他此刻想得是成为他人的师尊,是不是应该显得老陈稳重一些。

  “多谢师父!”花飞舞当即拜谢起身,由于跪了太久腿脚有些发麻。

  白虹赶紧上前将之扶起,嘴上兴高采烈的喊了一句:“太好了,花姐姐你肯留下来啦!”

  现在最高兴的就属她了,因为一直跟着叶小钗实在无趣,现在多了一名本就要好的朋友在身边,她怎能不高心呢!

  白突然虹想起一事,笑颜一展说道:“对了,花姐姐你就和我住在一起,以后我们就睡一张床。”

  叶小钗听到这话,顿时一阵无语,这小灵狐白虹生性顽劣,可别误人修行才好。

  “这要听师父的安排呢!”花飞舞小声地回了一句。

  “把你的修炼功法给我看看。”叶小钗说道。

  “是。”花飞舞应了一声,便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将一枚玉简取出,并且双手递了过去。

  叶小钗接过玉简,立即放出神识沉浸入玉简当中。

  这是一部叫做玄冰决的高级功法,对于一般的修士而言,这已经算是极为难得的了。

  片刻之后,叶小钗收回神识,将功法还给花飞舞,接着手指拂过手腕上的储物镯,手掌中立即多出一枚翠绿玉简,往花飞舞身前一送,说道:“以后你就修炼这部功法吧!”

  花飞舞愣了一愣,随即伸手过去将那玉简给接了过来,神情看起来有些落寞。

  “此功法唤作千幻冰心决,是一部冰属性的顶级功法,为冰属性异灵根之人才能修炼,你修炼这部功法正好合适。”叶小钗见花飞舞忧虑重重,于是便开口解释了一句。

  花飞舞闻言,立即转忧为喜,急忙躬身道谢了一句。

  原本她以为叶小钗给的是魔道功法,让她改修魔功,所以心情多少有些失落,但是没想到却是一部最为顶级的冰属性法决。

  “多谢师父!”花飞舞欣喜之下,立即躬身谢道。

  “我记得你有一件叫做寒玉晶盘的灵器吧!”

  叶小钗见过花飞舞使用的灵器,那正是当年在金炎城拍卖会上拍得的灵器。

  花飞舞一拍自己的储物袋,便将那寒玉晶盘给取了出来。

  “嗯!以你筑基期的修为,使用这件法盘真好合适,暂时先用这吧!”叶小钗点头说道。

  “还有一事你需要知道,这部功法功法是以为前辈交给我的,她还嘱咐过练这部功法之人,需要为她办一些事情,至于是办什么事情,你且仔细听好了。”

  于是乎,叶小钗便把小冰宫里的那位,以及她所交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片刻之后,叶小钗花了一些口舌,总算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师父,要去找那什么寒家之人切磋,可是我们现在在玄州,而且路途遥远之极,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赶往圣州?”花飞舞听完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不经开口寻问了一句。

  “去圣州!不去,此事你只要知道即可,是否真要找寒家之人切磋,这个以后再说吧!”

  叶小钗想起自己正被圣州通缉,去那种地方无疑是自寻死路,之所有将此事告诉花飞舞,那是因为这样也就算是完成了那位前辈的嘱托了,至于花飞舞以后会不会有机会与寒家切磋,那就不关他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