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味香 > 第620章 不是
  “也罢。”沈香苗见好便收:“那你便先带我去见了掌柜的吧,我这时间也紧的很,待会儿还得赶紧回去回话呢。”

  “掌柜的估摸着您今儿个怕是真见不着了,我家掌柜的家有六旬老母,这几日身子不适卧病在床,一直不曾来这里,少爷您若是想谈事,不如便和和贵叔说罢,掌柜的不在,这里都是他做主,说话也顶用。”八斤笑道。

  “那便去找他吧。”沈香苗站了起来:“劳烦小二哥带路。”

  “哪里能劳动了您的大驾,少爷在这稍等了片刻,我去喊了和贵叔过来便是。”八斤笑道,不等沈香苗说话,便一溜烟的跑往后院里头了。

  瞧着八斤这般殷勤的模样,沈香苗心里头倒是越发的有些愧疚。

  只是不容她多想,八斤很快便回来,带了一个着长衫,蓄了山羊胡子的男子出来,这个人,估摸着便是八斤口中所说的和贵叔了。

  沈香苗站了起来:“您是……”

  “再下姓宋,是这天然居的账房先生。”宋和贵十分谦和有礼的做了自我介绍,只是在看清沈香苗的相貌时,不由得咧嘴笑了笑,却是没有再说旁的。

  沈香苗看到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便知晓了其中的意思,道:“宋叔好。”

  “快请坐。”宋和贵抬手请沈香苗坐下,转头对八斤道:“你便去门口盯一盯,以防有客人来了来不及招待。”

  八斤倒是会意,知晓宋和贵有意支开他,便倒上了茶水,往门口去了。

  待八斤走远,宋和贵坐直了身子,一如方才的谦和:“不知道洪主簿有何事要少爷和我们天然居谈,还请示下。”

  沈香苗站了起来,对着宋和贵,连做了作了三个揖,这才开口道:“先给宋叔赔个不是,至于赔不是的缘由,我等下便向宋叔解释清楚。只是待我说明了情况后,还烦请宋叔听完我所说之词,再做定夺。”

  “请讲。”宋和贵道。

  沈香苗毫不迟疑的张了口:“其实,我并非是洪主簿的侄子,洪主簿也并非我的大伯,而我也的确是要找天然居有要事相商,至于我谎称自己是洪主簿的侄子,打了洪主簿知之名前来,主要是因为我家掌柜的先前想着与天然居商谈此事时,皆被拒之门外,现下也是无奈之举,还往宋叔谅解。”

  宋和贵的脸上顿时掠过了几分的讶异,但这几分讶异显然并不能称之为震惊,甚至是很快便消失殆尽。

  反而,宋和贵却是呵呵笑了几声,道:“先前我刚进来之时,便觉得有些奇怪,虽说我与洪主簿并无多少私交,却是晓得这洪主簿并非是风清县人士,老家兴许是有亲戚的,但是应该并不会在此地。再来,我记得你。”

  “先前你和两个人在这里吃过饭,而且听伙计说你曾十分准确的说了几道菜的做法,而且来店里吃饭之时,所点的菜样样都是店中的招牌菜,显然眼光十分独到,且厨艺颇佳。”

  宋和贵捋了捋胡子,笑道:“因而那日,我对你甚有印象。方才一进来,我瞧见你之时,便晓得你应该不是先前八斤所说的那样,而是有了旁的事情。”

  果然方才宋和贵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明显是瞧出来了什么。

  沈香苗不由得笑了笑,道:“既是宋叔已经瞧了出来,倒是肯坐下来谈一谈,想必对我要谈的事也是有了几分意思吧。”

  宋和贵脸上笑意更浓:“正是,你虽年少,却是十分聪慧,知道搬了该搬之人来做这敲门砖,而且你又这般精通厨艺,我自是想知道你想谈什么事。”

  果然是什么事都清清楚楚。

  沈香苗暗自庆幸自己在耍了小聪明后又坦诚布公,不再遮遮掩掩,同时更庆幸的是这宋和贵显然也是个十分聪慧之人,和聪明人打交道,省了许多的麻烦事。

  “既是如此,那我便不遮掩,索性开门见山的说了,我是清水镇上来的,先前一同前来的,一位是我家掌柜的,姓方,另一位是我三叔。方掌柜原本在清水镇上开了一家酒楼,名叫月满楼,生意一向不错,主卖的也是炒菜炖菜等,前段时日,我与方掌柜一同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十分红火。”

  “生意既是好,每日里宾客满座的,我们的心思便是也大了一些,便想着将火锅店开到这县城里头来,便想着要么在县城里自己寻个铺子来开店,要么便是找了县城里头稳妥之人一同合伙做这火锅生意。”

  “我们不是县城里头的人,对县城里头的人情往来的自是不清楚,又担忧本地商户欺生,便更想找了人一同来开店,尤其是原本就在县城里头一直开酒楼、开饭庄的生意人,这样许多事说起来也比较容易一些,因而便将目光放在了天然居这里。”

  “因而方掌柜几次三番的来了天然居来想着谈一谈合作之事,但并没有回应,甚至被伙计接连拒绝。方才我听那叫八斤的伙计提及说是天然居的掌柜的曾经因为和人合伙做生意之事,不但损失了许多的银钱,更是损失了许多菜式的方子,想来天然居上下对合伙做生意一事心有余悸,因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到此事便直接拒绝了。”

  沈香苗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解释了一遍。

  宋和贵听到最后时,不由得叹了口气:“正是如此,这些时日我们掌柜的不在,我在天然居一直盯着,可不曾听及伙计们提及有人来谈合伙做生意之事,想必也是伙计们担忧重蹈覆辙,所以索性把这事个压了下去。”

  “所以方才听伙计说起此事,我倒是也明白了我家掌柜的为何接连被拒之门外了,此事可以说是事出有因,可以理解。”

  沈香苗说着,忽的便转了话锋,道:“只是,现如今这天然居虽顶着百年老店的金字招牌,可这生意却是大不如往常了,而且……”

  “恕我直言,这天然居的滋味,据说也不如往常,若时长此以往的,怕是天然居便要慢慢没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