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小仙医 > 1339 大姐——救救我——

1339 大姐——救救我——

  华天成顺着这个山洞快速走了大约五分钟的样子,便被一条深深的坑拦住了去路。华天成用手电一照这个深坑,深三米多,长度也有三米多,一般人是过不去的,一跳就会落入深坑中,被下面的尖刺给刺死。估计鬼脸王这样做有两层意思,第一就是为了防止年轻的华晓蓉带着孩子逃走。第二个意思,就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他被人追赶,这就是一个安全屏障。

  这个深坑对别人也许有用,但对华天成来说,只是一纵身的事情,他就可以越过三米长的深坑。华天成很快就走出了这个地下山洞里,外面的空气十分清新,深深地吸一口,让感到有些心旷神怡。华天成用手电照了照山洞外面的情况,发现这里还是一个山谷,四周树木茂密,阴森森的,树林中不时传出一些野兽的叫声,还有两只狐狸在打架的撕咬的声。除此之外,一片安静。

  “鬼脸王,你为了我堂姐和孩子,你真是用心良苦呀!你为何不愿意好好地做人,生活在阳光下,却非要这样偷偷摸摸地活在山洞里呢?只要你好好做人,虽然长了一张吊死鬼脸,你依然可以找到老婆,然后传宗接代。难道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狼人的生活吗?”华天成点燃一根烟,望着这一片如海般的山谷森林,自言自语地说道。

  正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了吉祥和钱进的喊声:“大哥,帮我过去——”说着吉祥就将一根绳子扔了过来,华天成接住绳头用力一拉,两个人都随着惯性飞越了过来。当两人站定之后,吉祥感叹地说道:“鬼脸王在野狼谷还真是费心思了。大哥,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又失去了鬼脸王的线索,这么大个山谷,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他?”

  “鬼脸王带着老婆和孩子,还有安娜肯定走不远,我估计就在附近。我需要测试一下他离我们的距离。不然瞎乱找,找到天亮都找不到。”说完华天成掏出手机,在图片中找到了安娜和丁香的合影,然后用手中军刺割破手指,涂抹在金绿色猫眼石上,瞬间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峡谷四周的森林。华天成赶紧将猫眼石放在安娜的照片上面用眼睛去看。这里氧离子很充足,加之华天成离安娜的距离很近,所以他的脑海里很快就出面了另外一个画面,里面有鬼脸王和安娜,还有华晓蓉和一个两三岁的儿子。

  华天成脑海里显示的距离只有两千米,当猫眼石熄灭的时候,天成马上将猫眼石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说道:“快——跟随我马上出发,鬼脸王要玷|污安娜。”

  说完这话,华天成在前面跑,吉祥和钱进在后面紧紧跟随,三人的心里都很着急……

  与此同时,在两千米外的另外一个小山洞里,鬼脸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如花似玉的外国妞,冷笑道:“原来你叫安娜,本来我等天亮,五只狼将华天成他们四个全部吃了之后,我要在山洞里举行一个结婚仪式,:匚颐翘斐さ鼐,可是现在看来,我太低估华天成了。这是我们最后一个秘密据点,也许他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都说华天成有特异功能,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不的不信。快把衣服脱了,我要看看,你是真的得了艾滋。故羌俚牡昧税滩。

  你别想骗我鬼脸王,我的医术虽然没有华天成强,但要被一般的庸医强十倍。赶紧脱衣服,不要再磨蹭时间。”说完鬼脸王就动手去撕安娜的衣服,安娜哭着乞求道:“大叔,求求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哼,我放过你,华天成会放过我吗?我辛辛苦苦地把你从那么远的地方弄到了野狼谷,我鬼脸王容易吗?快脱——”随着鬼脸王的吼声,“刺啦——”安娜的上衣扣子被鬼脸王给撕掉了,露出了里面的春色,鬼脸王不由地咽了咽口水,再次吼道:“快点——我都等不及了。”

  此刻鬼脸王的老婆,也就是华天成的堂姐华晓蓉,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白头发男儿,正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鬼脸王和安娜。鬼脸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他一把将安娜推倒在草甸子上,然后就很野蛮地压了上去。鬼脸王身上的血腥味,让安娜不停地发出干呕。鬼脸王想亲吻安娜的嘴,她的脑袋摇的就像拨浪鼓,死活不从。而且安娜不断地喊道:“我有艾滋病——我有艾滋病——”

  “老王,这个外国妞有艾滋。惆阉,你从此之后就不要碰我,不要把艾滋病传染给我和孩子。”一听这话,鬼脸王的脑子瞬间有些清醒了,他用力去脱安娜的牛仔裤,可是安娜的牛仔裤上绑了一条只有外国才有的细细皮带,鬼脸王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解开。

  “大姐——救救我——大姐——救救我——”见安娜胡乱叫喊,鬼脸王赶紧用自己口袋里的毛巾,狠狠地塞在了安娜的嘴里。安娜的眼泪哗啦啦地往下落,看着这个可怜的安娜,表情麻木的华晓蓉仿突然想起了她当初被鬼脸王抓到时,压在身下的情景,跟现在是如出一辙。慢慢地她的情绪也有些波动,这时她怀里的儿子问道:“妈妈,爸爸在干什么?”

  华晓蓉将她的满头白发往后拢了拢说道:“别问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由于华晓蓉和她的儿子,很少见到外面的阳光,不但她的头发是白的,就连她儿子的头发也是白的。从华晓蓉十七岁那年高考完毕,在割猪草的时候被鬼脸王劫持到他家窑洞的地下室里,到现在已经有十个年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

  华晓蓉看着还在不断挣扎的安娜,她的心里很矛盾,她要不要救安娜?华天成能找到这里吗?从去年的冬天,华天成救她出去失败后,如今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想到有可能再次见到华天成,她的心里又燃气了希望之火。突然华晓蓉看到了一个小榔头,她便悄悄地捏在了手里,逐渐地靠近快要得手的鬼脸王。

  只听“咣”一声,随即鬼脸王“嗯,噗通”便倒了下来。

  华晓蓉吓呆了,她怀里的儿子吓哭了……